一粒沙。

专注冷cp30年

【迟来的圣诞贺文】大概是试一试拉郎,有雷慎入。

说明:cp Eddie Gluskin x Richard Trager

私设为在医生去穆科夫工作前两人就认识了而且关系还不一般x

冷到北极的cp
私设属于我
其余属于穆科夫

最后祝食用愉快

以下正文

Eddie.Gluskin第一次看见Richard Trager的时候,也是在这样一个雪天。
那年他还是正在读大一的一名普通学生,而他已经成为了三十二岁的社会人士了。
Richard是一名医生,用他的话来说,是一名在精神疾病和外科手术方面的天才。他还有着自己的私人诊所,据说口碑还不错。
Eddie就是在他的诊所与他相遇的。
有精神疾病可不是什么好事,但是当你也有了一个混乱的家庭的时候,这似乎又不是件坏事 。
事实也是如此,Eddie被诊断为轻度抑郁。
“好极了。”他想“这下有借口避开那些烦人的女生了”
面前的医生拿着病例板仔细地看着。
Eddie这才把一直低着的头抬起来观察这名医生。
普通的白大褂,古板的圆眼镜,褐色针织毛衣,留着像女人一样的长发,还有发白的皮肤。
以上是Eddie的观察结果。
他还特意留意了一下医生胸口的名牌——Richard Trager
“哦——Trager医生。”Eddie在心里叨咕了一句
Richard虽然在看病例板,但表情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除了一直皱着的眉头。
良久,他把板子放在桌子上,抬起头。Eddie还以为他终于要说些什么了,有些紧张地揉捏着衣角。
然而Richard只是从白大褂的口袋中掏出一盒烟。
“请问你不介意吧?”Richard对着Eddie说到,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气却不容置疑。
后者有点窘迫,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好点了点头。
Richard低下头点着了烟,深吸一口然后对着旁边呼出一口白烟。
“在此之前,不得不说你的父亲还真是个混蛋。”
此话出口,Eddie更是摸不着头脑,他还以为Richard会对他说他已经听了无数次的台词,然后开出他吃了无数次的药,仅此而已。
然而他只是骂了他的父亲。Eddie神色复杂地看着他,对方却毫不在意地继续说:“到这里来的应该是他而不是你这个小可怜。”
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在打抱不平但却也有讽刺的意味。
但是Eddie却觉得很中听,大概是终于有人理解自己的那种开心?他觉得今天来到这里也没那么糟了。
Richard随手扯了一张笔记纸,用笔在上年写了几句话,然后起身到隔壁的屋子拿了一瓶药。
“这是氟西汀,服用时间和剂量都在这上面写着了。哦对了,注意副作用。”Richard神秘地笑笑,脸在烟雾中有些朦胧“也可以让你的混蛋老爸也‘治疗’一下。”
然后Eddie也乐了。
自此以后,Eddie几乎每个月,或者每个星期都要来Richard的诊所坐一下。名义上是来复查,其实Eddie自己心里清楚,他想多跟Richard聊聊,他觉得这位医生很有趣。
刚开始Richard还没怎么在意,后来随着次数的增多,虽然感觉到厌烦但又无可奈何。有时Eddie只是坐在诊所的沙发上看着Richard为病人们看诊。
于是Richard也渐渐习惯了自己的地盘多了只“小白鼠”。
在一天傍晚,Richard准备关门离开时,发现Eddie还坐在沙发上看着他。
“你不回去吗?”Richard问道“据我所知你的父亲可没这么好脾气。”
提到父亲Eddie明显瑟缩了一下,他低着头,极不情愿地站起来向门口走去。Richard看着这一幕感觉有点好笑,他拍了拍Eddie的肩,尽量用一种安慰的语气说:“听好了小子,趁着大学这几年好好学,好好玩。找到你喜欢的女人,然后你们会结婚。这样你就可以摆脱你的那个老爸,说不定你们还会有个孩子。最好是个女儿,那你们的生活可就幸福多啦。”
听了这一番话,Eddie在脑中想象着这个画面:美丽的妻子,美满的家庭,可爱的孩子。挺不错的…
就是感觉不是那么回事,少了点什么,又或多了点什么。
管他呢。Eddie摇了摇头,这个场景也蛮不错。
Richard还在不停地絮叨,今天医生话格外地多,或许是因为收到了一家著名医学公司的就职邀请?
Eddie抬头看着Richard,落日的余辉打在医生略显金色的头发上,感觉整个人都柔和了起来。
Eddie有那么一瞬间恍惚,他觉得医生和他想象中的妻子重叠了。他赶紧阻止了这个想法。
“也许我只是更偏爱金发…”他嘟囔着

大概是几年后…

“所以说,从那个时候你就打上我的主意了?”Richard穿着居家的服装坐在沙发上,手里端着一杯热咖啡,面前的电视正在播放一部关于医学的纪录片。
窗外面的昏暗显示了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了,不时有闪着光的东西飘过,下雪了。
“可以这么说吧,那个时候毕竟我还‘小’。你也知道的。”Eddie从沙发背后绕过来坐在Richard旁边。
对方给了他一副白眼,显然是不想理他。
Eddie只是微笑着,似乎他已经习惯了医生这种态度。
“这么说,你应该是我治疗‘失败’的患者。也许当初给你开的药应该加大剂量。”Richard的声音闷闷的。
Eddie已经削好了一个苹果,他拿过Richard的咖啡杯,将苹果递到面前。
“不,应该是成功了。你是第一个将我心中的门打开的人,Richard。”Eddie依旧是微笑注视着医生。
后者完全没有察觉“是吗?我觉得公司新来的小职员也挺合你胃口的。”
好了,我们天才的Richard医生吃了一个小员工的醋。Eddie很开心,这说明对方还是在乎他的。
他搂过医生的肩膀,将他拉到自己怀里,后者抗拒了一下后也就顺从了Eddie的动作。
Eddie将脸埋在Richard的颈窝里,嗅着怀里人儿沐浴露的清香,然后抬起头在Richard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“Richard亲爱的,你要相信我。我只喜欢你,爱你。”Eddie附在Richard耳边说,然后他满意地看见医生的脸上瞬间飞起了一片红晕。
在床上还会更可爱的。他心里想。
“今天是圣诞节…”Eddie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精心包装过的礼盒。
“圣诞快乐,我的医生。”
Richard打开包装,是一件米黄色手织毛衣。
“wow,谢谢…”Richard拿起毛衣仔细看着,毛线应该是精心挑选过的,摸起来很柔软。
看着Richard对自己的礼物很满意,他将搂着对方的手放到了他的腰间轻轻地掐了一把。
“那么,医生今年为我准备了什么呢?”Eddie笑眯眯地看着Richard。
后者带着笑意拍掉了自己腰上的咸猪手,然后起身整个人跨坐在Eddie身上。
“您觉得我怎么样呢?Eddie先生?”
Eddie一瞬间有点恍惚,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毕竟Richard什么时候这么主动过?但是他可不想错过这个好机会。
Eddie双手扶在Richard的大腿上示意他凑过来。
然后他吻上那双唇,带着侵略性的,在Richard的口腔里掠夺着。
一吻终了,双方的脸上都有点潮红,Richard更是大口喘气。Eddie出色的吻技他不是第一次尝试了。
“那我可以拆开我的礼物吗?”Eddie显然是蠢蠢欲动了。他的一只手已经探进Richard的衣服里。
“悉听尊便”Richard笑着说,然后摘下自己的眼镜放到一边。他俯身凑到Eddie耳边
“圣诞快乐,我的小裁缝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