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粒沙。

专注冷cp30年

风暴中的罂粟【一】

警告:本篇cp为【风暴女王路易莎x金灯莱拉】
雷者跃过。
感觉喜欢这对的就我一个了,专业吃冷到不行的cp的我…

ps:莱拉小姐姐就是贼可爱。

pps:可能HE也可能BE【很大可能!

嗯,剧情推动很慢,非常慢。

【正文】
疼,浑身都在疼。除了思考之外连转一下眼珠都感觉到疼。
这是莱拉醒来的第一感受。
脑子也混混沉沉的,虽然很想用符文来让自己好受些,可剧烈的疼痛使她完全抬不起手。
她干脆回忆起自己的遭遇,糟糕的她发现连自己的记忆都变得模糊了。
这很不好。
尽管她努力去回想此前发生的事,也只能记起一些片段。
但她记得提图斯,虽然那张脸在她的脑中模糊了。她甚至记得初次遇见他是在青年时的学校舞会上。
白色的裙子,红色玫瑰,她甚至画了粉色的眼线。她打扮得像公主一样,而提图斯就是她梦想中的王子。
可后来呢?提图斯娶了萝拉。
“这真是个悲剧。”莱拉想。
在这之后呢?莱拉的头又开始痛了。
自己被法师联盟流放,莱拉清楚这是萝拉在报复她。事实上她也承认自己确实还对提图斯存有感情。
“愚蠢的感情。”
而且自己还带大了情敌的儿子。
哦对了,萨穆尔。那个叛逆的孩子,他参加了法师试炼。他才不会老老实实地考试,而萝拉也从想过没让他的亲生儿子通过。
自己明明警告过他不要去嚎哭深渊,那个奇怪的老头一定是给他灌输了什么不好的思想。
什么女武神,什么冰之高塔…其实自己也很好奇,但直觉告诉她这些是危险的。
所以萨穆尔还是还是逃脱了他母亲的试炼,拿走了试炼之杖还打开了黑暗世界的大门。
但他毕竟是自己带大的,在危机关头还是打开传送门将他们送了出去。
对了,自己是被那个看起来很老实的骑士杀死的。
那把骑士之剑就直接刺入莱拉的胸膛,然后她便倒在了地上。
莱拉全都记起来了,她的胸口痛得像有人拿钉子在自己的心口上一下一下地钉。
“那么我应该是死了吧…?”她想着,转动自己僵硬的脖子环顾四周。她看见了自己那本写满了她从小到大的经历和符文咒语的书,就静静地放在她身边,书上眼睛此时是闭着的。
她不确定书是否也会死亡,颤抖着伸出右手拂去书上的灰尘,她完全感受不到往日从那上面传来的法术波动。“还不算太糟。”至少这本书完好无损。
她开始观察自己所处的环境——冰冷的金属框架反射着昏黄的灯光,这里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破旧的小屋,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感到陌生。
“也许这里是天堂?跟书上描述的可一点也不一样。”莱拉重新躺回去,试图活动自己的腿部和僵硬的手臂,她像一位瘫痪在床的病人一样挣扎着起了身。
然后她发现了一个令她震惊的情况。
她在这个房间里看见了门口的风暴守卫。
很明显这里并不是天堂,但也不会是地狱——离地狱也不远了。
门口的风暴守卫看见莱拉醒来,立刻进去一左一右拉着她出了屋,像拖着一只将死的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更新不定,有人看就更。毕竟需要动力,要是吃这对就更好啦。
嗯就是剧情推动非常慢,写这cp我也感到有些头大…完全是抱着对莱拉小姐姐的爱来写。
结局定在可能会是殉情【啥】
大概就这样…

评论

热度(10)